怀远人

这是特殊的一周。

9 月 15 日,卡西尼-惠更斯号探测器就将坠入土星大气层——或者说卡西尼号,因为惠更斯号早已于 2005 年在土卫六(Titan)上着陆。一个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英雄即将死去。 继续阅读 “怀远人”

关于翻译的一点感想

熟悉站长的人都知道,《质量效应》系列是站长的本命所在。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蓝莓皮皮虾。当然,最新作《质量效应:仙女座》里没有了皮皮虾,也没有了蓝莓,阿莎丽队友变成了“Peebee”。先不说这个名字,这位新队友本身便长着一张游侠脸,从三部曲过来的玩家一开始可能会觉得相当……印象深刻。(不过也是很酷的!)继续阅读 “关于翻译的一点感想”

闲扯

最近入了个 Kindle Paperwhite 3。起因是上课时把玩同学的,突然感觉不错,回来比较了一下几个型号,付款购之。算是一次冲动消费吧。

之前考虑过许多次买不买 Kindle,每次都是觉得更喜欢纸质书翻页的感觉而尤其讨厌 Kindle 的闪屏,故而一次次否决了自己。不过这次突然觉得拿着一个 200 g 的屏幕看各式各样的书体验着实很好,加上听说 Paperwhite 3 RAM 比同学的大了一倍,翻页闪屏已几乎不再影响观感,因此一念之间买下。 继续阅读 “闲扯”

简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

实在抱歉……前段时间因为忙且懒,断更一个月了,现在继续吧。

当地时间 5 月 7 日晚、即北京时间 8 日凌晨,2017 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初步结果出炉,显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以 66.06% 的得票率战胜获得 33.94% 选票的对手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当选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 继续阅读 “简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

多图|记一次让人生无可恋的排队

前两天趁着清明去了一趟国博,最大的感受便是绝对不要在公共假期去北京任何有名的景点,否则迎接你的就是让人崩溃的队伍。国博目前的特展,“大英博物馆 100 件文物中的世界史”,自 3 月初延续到 5 月底。本以为开展已逾一月,慕名参观的游客应该少了很多,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人民群众的热情。从下地铁到进入展厅,一共排了五次队,共计两个多小时。 继续阅读 “多图|记一次让人生无可恋的排队”

南国之春

春天来了。

离家北行的路上,便已经能看到稀疏的油菜花田。一晃半月过去,春风的声音是越来越清晰可闻。宿舍楼下的玉兰树已经含苞待放,毛绒绒的甚是可爱。许是品种或光照的原因,学校另一头的玉兰更是已经盛开。一转角,好几棵整整齐齐的树突然闯进你的眼里,没有一片杂叶,全是干干净净洁白如玉的花朵,密密麻麻绽放在细细的枝头,让人怀疑这样一株小树怎么能盛起如此多的花朵。背景是我一直很喜欢的红砖墙,白与红,繁茂与平展,温柔与粗粝,重重对比间,自有一种安稳的欣喜。 继续阅读 “南国之春”

凑点字数

开通转载板块后,突然发现了一条轻松发布内容的方式。一边提交转载申请,一边把文章保存到本地,待一拿到申请就发布文章,省时省力。转载的文章还都有三五千字,自己写的从来没有这么多。 继续阅读 “凑点字数”

火车纪行

我是很喜欢火车的。不是动车,只是老旧的前拉后推式火车。

在各式交通工具如此发达的现代,这话显得很不合时宜。高速如飞机,灵活如汽车,就连火车本身,也在逐渐为高铁动车所取代。如今,KTZ 字头的列车,给人的印象大约只剩逼仄,拥挤,喧嚣,混杂着方便面和其他的味道,更遑论纯数字编号的车次了。 继续阅读 “火车纪行”

数英雄兮张宗昌

张宗昌何许人也?这位奇人生于 1881 年 2 月 13 日,卒于 1932 年 9 月 3 日,属北洋奉系要人,于 1925 年至 1928 间年主政山东,绰号 “狗肉将军”、“混世魔王”、“三不知将军”、“五毒大将军”、“张三多” 等。

从诨号便可看出这位将军实在不算是什么儒将,不过张宗昌作为孔圣人老家的父母官,也觉得自己应当有些斯文做派。一番苦练之下得诗集一部,赠与诸人传看。这里也就摘抄几首,奇文共赏。 继续阅读 “数英雄兮张宗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