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短行

考研之前就计划结束后去一趟上海,看看报的学校,另外也找同学玩一玩。考完后的周五出发,本来打算周一回北京,但发现德语考试要复习的东西太多,因此改签到周日晚上就回来了。这次旅行没什么特别之处,随便发几张图吧。

从住的 Airbnb 望下去的一个路口

周五晚见到了结束实习的同学,在国金中心下面吃到了网红汉堡 Shake Shack

在浦东拍外滩。外滩还是夜晚有味道

天上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东西,全国除了上海大概也不会有第二个地方会搞这种吧

根据穷游锦囊的建议,在九江路拍的东方明珠。可惜黑卡焦段太短,拍不出从远处拉长焦的效果

拍上面那张照片的九江路,游客不多

外滩上的浦发银行

在外滩拍浦东。不过三十年,繁华的城市从一片荒芜中拔地而起

海关大楼的钟楼,每 15 分钟就会奏响《东方红》的一个小节,逢整点则奏出一长段。明明是最资本主义的地方,却有一种奇怪的坚守。

周五也就这样结束了。第二天起床前往上海博物馆参观两个特展,『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二者都质量颇高,并且持续到二月中旬,有时间的话推荐一去。尤其是将两者结合起来看,能感受到东方和西方艺术的强烈对比,非常有趣。

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浮雕,非常希腊化

美狄亚帮助伊阿宋取得金羊毛

一个有莫名吸引力的半身人像

表达不同情感的三个头像

又是一副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

在各个版本里,我最喜欢的还是下面这幅 Gentileschi 的作品。原因?这个版本才像是真正的砍头,这里的朱迪斯才是一个有力量的,而不是某个不知为何手里有个人头的柔弱的富家小姐。可以参阅豆瓣的这篇文章:女人画出的女人,和男性凝视中的女人哪里不同?

乌菲齐美术馆真是个宝库

这个场景是虚构的,但仍然让人感叹永恒之城的魅力

亚历山大拜访第欧根尼。应当是『知识分子』们喜闻乐见的一个故事

这幅画里的埃涅阿斯表情很好笑

边缘的这个场景让人想起《伊利亚特》里反复出现的『穿胫甲的阿开奥斯人』。所以特洛伊人不穿胫甲吗?

俄诺涅拒绝给帕里斯疗伤

特别欣赏这幅画里俄诺涅衣裙的飘逸

博物馆里有好多群小朋友

『沧海之虹』不允许拍照,就没有照片了。总之它是相当不错的。

逛完出来已经快两点了,赶往从柳州开过来的西环肥仔吃了一碗螺蛳粉,确实比北京的水平有限水平高一些。

接下来就是在街头闲逛了。中途偶然遇到一家手工制衣店,进去发现一件羊毛外套,很喜欢,但看了看标价又默默放回去了。这就是生活中偶尔感觉『有钱真好』的时刻。

很喜欢上海街头的这种生活气息。希望能考上吧

晚上回去发现全天一共走了 25000 多步,大概是我很久很久以来走过最远的一天了。教训:不要穿工装靴走远路,真的很疼。

本以为周日会下雨,就没有安排计划,打算在 Airbnb 里复习,没想到最后也没下。而打开书看了两页,发现自己不会的比想象的多多了,因而也就改签了当天下午的高铁,直接回北京了。现在想来,这也算是我为数不多的不顾计划、凭一时冲动行事的时刻之一。

对了,在来回的火车上看完了红心国王和无主之地。二者分别是来自法国和波黑的小众电影,同样地从特别的角度反映了战争。都不是什么热门片子,但都值得一看,戳右上角萌新网盘就可自取。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