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图|记一次让人生无可恋的排队

前两天趁着清明去了一趟国博,最大的感受便是绝对不要在公共假期去北京任何有名的景点,否则迎接你的就是让人崩溃的队伍。国博目前的特展,“大英博物馆 100 件文物中的世界史”,自 3 月初延续到 5 月底。本以为开展已逾一月,慕名参观的游客应该少了很多,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人民群众的热情。从下地铁到进入展厅,一共排了五次队,共计两个多小时。

本来我是极不愿意排队的,过去常有想去某个地方但见到长长的队伍转身就走的不良记录。不过这次的展览实在符合我的胃口,所以也放弃原则排起了队。但胸中积怨,干脆写篇文章吐槽一下,顺便放些看到的展品,给没有去过的朋友一些参考。最后,由于展厅不允许拍照,展品的照片均来自互联网。说实话,去博物馆拍照挺没必要,看到有趣的藏品记下中英文名回来一搜,得到的图片比自己在昏暗灯光下隔着玻璃拍的好很多。


绳纹陶器
006 绳纹陶器 Jōmon Pot

绳文时代,指日本公元前 14500 年到公元前 300 年前后的时期。这件陶器为篮子形,上有绳索印出的纹路。后于 19 世纪被内部漆金,成为茶道用具。

karpathos
010 喀帕苏斯女性雕像 The Karpathos Lady

发现于希腊喀帕苏斯岛的这件藏品是大英博物馆所藏最古老的古希腊雕像。它的特殊形状或许暗示其与女性生殖有关。

lyre
013 王后竖琴 The Queen’s Lyre

发现于伊拉克南部苏美尔人城市乌尔。被挖掘时竖琴木制部分早已腐烂,这是考古学家修复后的样子。牛头上牛角也是现代制品,而胡须、头发和眼睛则是原件。牛头下方的几幅图案也很有趣。

tablet
014 早期楔形文字泥板 Early Writing Tablet

泥板从右向左、由上至下阅读,罗列了一群工人的食物配给。

flood
015 “大洪水”记录板 Flood Tablet

同样用楔形文字书写,“大洪水”记录板记录了世界文学史上第一部伟大史诗《吉尔伽美什史诗》的一章,讲述了与《圣经》中诺亚方舟极为相似的大洪水的故事。

lunula
020 半月形项圈 Gold Lunula

这是件非常精美的饰品,发现于威尔士。项圈末端有美丽的几何花纹,不过在现场看到的不如此处清晰。

statue
021 拉美西斯二世雕像 Statue of Ramesses II

拉美西斯二世大概是最著名的埃及法老之一。头顶的双王冠象征统一的上埃及和下埃及,手中的连枷和钩子象征着至上的王权。

relief
023 亚述浮雕板 Assyrian Relief

浮雕板上是在亚述国王卫队服役的士兵,来自于帝国各地。从发型和衣服来看,左侧的弓箭手是阿拉米人,右侧持矛者则来自黎凡特。

amravati
029 阿马拉瓦蒂大佛塔雕刻 Carving from The Great Stupa of Amravati

阿马拉瓦蒂大佛塔始建于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时期,但大部分雕刻是在公园 1-3 世纪新增的。这件石板表现了守护佛塔的五头蛇和狮子。

mithras
036 密特拉神像 Statue of Mithras

密特拉是一个古老的印度 – 波斯神祇,后来该信仰受到基督教迫害。在这座雕像中,密特拉正用剑杀死一只公牛,一条狗和一只蛇在舔舐流出的鲜血,而一只蝎子在攻击牛的睾丸。

hand
037 阿拉伯铜手 Arabian Bronze Hand

这只非常逼真的青铜手是献给前伊斯兰时代一位也门地区神灵的供品。从高度逼真和折断小指看,它可能是用真人的手铸模建成。

king
038 萨珊国王狩猎盘 Plate Showing A Sasanian King Hunting

银盘描绘了持剑刺杀牡鹿的萨珊国王沙普尔二世。牡鹿由于破环庄稼而被看作混乱的象征,因此沙普尔二世在这里被描绘成了秩序的守护者。萨珊帝国的国教是琐罗亚斯德教,即著名的拜火教或祆教。尽管如今只是一个伊朗的小宗教,但琐罗亚斯德教是第一个将教义用文字记录下来的宗教,对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buddha
040 健陀罗佛像 Seated Buddha from Gandhara

公元 150 年前后,佛陀开始以人的形象出现。佛陀巨大的耳垂象征了对财富和权势的拒绝,因为他出生高贵,出家前习惯佩戴沉重而昂贵的耳环,但当他为了追求更高的觉悟和启迪而出家后,就主动摘下了象征俗世荣华的耳环。

sancai
044 三彩立俑 Chinese tang tomb figure

唐三彩,不需要介绍太多了吧……近距离看真的很美。

moche
053 莫切武士形壶 Moche Warrior Pot

很有趣的一组展品,来自秘鲁。莫切人可能是在南美洲第一个建立准国家的民族。实际展出的藏品不是这些,多了几个少了几个。来张特写,这个表情特别好玩哈哈哈。

another

aztec
058 阿兹特克神像 Sculpture of Aztec Spirit

这尊雕像表现的是一位导致妇女难产而死的恶灵。阿兹特克人认为,死于生产的妇女与战死的男子同样可敬。雕像头部的符号是阿兹特克历法的一个日期,在这一天及接下来的 13 天中,这个恶灵尤为危险。

inca
059 印加金羊驼 Inca Gold Llama

羊驼作为唯一原产美洲的大型家畜,对印加文明来说极其重要。这种羊驼塑像常常和真羊驼一起献祭给神灵,一起献祭的还有上层社会的孩子。西班牙人抵达南美后,熔解了大量黄金,故留存的印加金器极为稀少。

reliquary
061 圣尤斯塔斯圣物匣 Reliquary of St. Eustace

圣尤斯塔斯是罗马皇帝图拉真的一位将军,因为信奉基督教而与妻子孩子一同被烧死。这个华丽的圣物匣内藏有一个木制核心,中有尤斯塔斯的头骨碎片和其他骨头。

shi'a
076 什叶派宗教游行仪仗 Shi’a Religious Parade Standard

这种仪仗被称为 alam,用于纪念殉道者。这把 alam 长柄上至少出现了 8 次阿里的名字,同时也刻有 10 位伊玛目的名字。将 alam 用于游行的传统可追溯到伊朗萨菲王朝阿拔斯一世统治时期。在他的统治下,尽管什叶派伊斯兰教是国教,但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同样被允许生活在首都伊斯法罕。这与同时期欧洲的宗教迫害形成了天壤之别。

sowei
083 索维面具 Sowei Mask

这件面具来自塞拉利昂,装饰着棕榈叶碎。顶部的欧式大礼帽强烈地体现了欧非之间的文化交流。

beagle
088 皇家海军小猎犬号上的精密计时器 Ship’s Chronometer from HMS Beagle

在博物馆里注视着达尔文曾经同样注视过的计时器,的确是一种非同寻常的感觉。这件仪器穿越过麦哲伦海峡,抵达过加拉帕戈斯群岛,历经 5 年的环球航行和 200 年的风霜岁月,如今又穿越半个地球躺在博物馆里,安静地接受人们的目光。


走完全程,从最原始的石制砍砸器到最先进的太阳能灯具,人类文明的历程就浓缩在这 100 件文物中。一种无法言说的历史感萦绕在心头,眼看着自己的种族从茹毛饮血到文字,到礼仪,到信仰,到理性,眼看着从各自偏安一隅到浩浩汤汤不可阻挡的全球化,不得不为自己种族创造出如此辉煌的文明而热泪盈眶。所以我的建议是,挑个普通的周末去参观吧,50 元的票价实在太值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